88读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嫡女萌妻御夫有道》

88读书网(88dshu.com)

首页 >> 嫡女萌妻御夫有道 () >> 第二百零八章:惊痛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88dshu.com/212615/

第二百零八章:惊痛(1/2)

苏蔓儿是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上醒来的,她揉了揉酸痛的脖子,想起昏倒前发生的事情,一双媚人的狐眸里泛起了泪光,拼命咬着唇,才没有让眼泪流淌下来。

他真的不爱她了,甚至怕她不肯走,打晕她之后让人用马车把她运走。

夜云舒!她无法控制自己,脑中不停浮现出他的面容,他的痴、他的傻、他的温柔、他的体贴……

心脏好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,她痛得崩溃绝望,抱着头忍无可忍地轻泣出声。

她苏媚儿一生潇洒,怎么都没有料到自己会沾染上“情”这一字。这感觉如同穿肠毒药,自幼时娘亲去世后她从没有这么痛过。

“吁——”车外忽然传来驾车人的声音,奔驰的马车随之慢慢停下。

苏蔓儿拭去自己的眼泪,倔强地隐忍悲痛,等待下文。

车门被打开,一个相貌俊朗的男人出现在了她面前。

她认识这个人,那是夜云舒身边的贴身保镖,名唤林忠。据夜云舒说,这个人在他小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,跟了十几年,和他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呵呵,这是有多怕她会留下来缠着他?让手下最亲近的人来驱赶她。

林忠是一个粗犷高大的汉子,本应该是铁骨铮铮有泪不轻弹的,偏偏这时他是满脸泪水,看着苏蔓儿想要说话却被哽在喉中,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。

苏蔓儿心中有惑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林忠咽了口唾沫才不让喉咙那么硬,带着恨意粗鲁地瞪着她道:“下车!我要回去!”

苏蔓儿冷笑一声,讽刺道:“怎么?就送到这里么?夜云舒不怕我再回去纠缠他吗?还是说……你迫不及待地回去,是要去给他找别的美人儿呀?”

林忠火冒三丈,握紧拳头愤恨地骂道:“你个贱女人,还有脸在这里说风凉话。要不是你,我们城主不知道过得有多好,你个红颜祸水,你害惨了他。赶快给我滚下去,别耽误我回去救他。”

“什么?!”苏蔓儿听出了他话里的不对劲儿,顾不得计较他言语中对自己的羞辱,大惊失色地连声询问,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害他了?他怎么了?你为什么要回去救他?”

这是怎么回事?林忠为什么会说这些话?难道夜云舒出事了?那他为什么要赶自己走?

林忠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,但是他憋了一肚子火气也实在是压不住了,索性破罐子破摔,怒火冲天地高声骂道:“你个妖女还有脸问,你没来梦河城之前城主清正廉明受人爱戴,和百姓们相处得如同鱼儿和水,全城人没有一个不夸他的。”

他越说越恨,双目喷火,恨不得用眼神把面前的女人凌迟了,“可自从你来之后,你不知是使了什么狐媚手段勾引得他,让他给你杀人放火,目标还是他最爱的百姓。”

苏蔓儿心虚,“那……那是他自己答应的。”

林忠冷笑嘲讽,“呵,是啊,他就是个傻子,他心甘情愿为你堕落成魔。他明明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,他明明知道一旦送走你他就必死无疑,可他还是这么做了。他不舍得你受到一点伤害,他狠下心来将你这个罪魁祸首送走,而他,独自一人留下来替你送死恕罪!”

苏蔓儿闻此言犹如晴天炸雷,目瞪口呆满面惊恐,震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。那双眼睛睁得大大的,里面是惊痛、绝望、撕心裂肺。

但小小的眼眶怎么盛得下这么多的痛苦?于是这些痛苦如滔天的洪水般变成了眼泪,直直地在她脸上流成了两道线。

林忠抬手擦擦眼泪,悲痛万分地说道:“易北岩发现了那条地道,带着百姓们从城主府的后花园里出来了。我早在他们到达之前就知道并告知城主了,但城主不愿走,他说作了那么多孽总要有人还。”

“可明明那些孽是你作的,他为什么要去还?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那么爱你?给你休书还你单身,让你以后还能另找良人。”

林忠甚至忍不住哭出了声,“他故作绝情赶你走,只不过是为了最后再保护你一次。可他呢?百姓们不会放过他!他可能会被烧死,可能会被千刀万剐五马分尸!”

苏蔓儿已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受,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好像在被一点点撕裂。

她满面泪水,表情痛到扭曲,想痛哭想大喊,张着嘴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。

夜云舒,夜云舒……

你怎么能这么傻?

好久好久,她用沙哑的声音惊恐悲痛地安慰他,更像是在安慰自己。

“他……他是城主,谁敢动他?谁能动他?”

林忠冷笑,“天真,有一句话叫‘水能载舟亦能翻船’,百姓们认他,他是一城之主,百姓们不认他,他就什么也不是。更何况……城主他一心求死赎罪,将手下兵将和文武官员全部都遣散了,谁能救得了他?”

“他……他……为什么?!”苏蔓儿崩溃大喊。

林忠怒斥埋怨,“你说为什么?他生性善良心软,你却为了一己私欲逼着他杀人,只因为他对你那可笑的爱!你知道他过得有多痛苦吗?他每天都在承受内心的谴责和良心的折磨。他甚至将那些受害者的牌位供奉在祖宗祠堂里,每天焚香忏悔。”

“他还……他还变卖了好几处祖宗留下的产业,换得黄金万两来当作‘山神的聘礼’,只为那微不足道的弥补。”

苏蔓儿语塞,流着泪说不出话来。

林忠忍无可忍地


状态提示: 第二百零八章:惊痛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